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哼」一聲冷哼響起,那個祭司悶哼一聲就被一分為二,所有騎士都驚呆了,沒有人看清對手是如何出手的,如此之狠。看着地上祭司被分為兩半的屍體,葉缺不屑的笑道:「下輩子,要囂張,記得要認清自己的實力!」

那過首領被驚的說不出話來,這個祭司是魔殿八大主祭中的大主祭的最喜愛的門生,出來前大主祭還別特交待要好的他,現在竟被人…他心中相著,他的前途已經毀了,全都毀了!

葉缺沒有理會剩下的人,轉過身來看着這個小女孩,把手搭在他的後背太魔勁入體不停的修復小女孩被打的不成樣的的身體,在修復的過程葉缺發現了這小女孩的根骨奇佳,實是相當旱見的,這女孩讓他想起了幽兒。

過了一會小女孩面色紅潤了起來,葉缺才收手,站起來轉過身似是隨意的道道:「怎麼想了那麼久還是沒有下定決心?」

原本還在猶豫的騎士首領,臉色變了再變,最終放開了握緊的拳頭臉色平靜的道:「閣下,魔殿會記着你的。」

「哦!魔殿?」最後一聲冷哼包含着無比霸道的氣勢,讓在場的魔殿騎士悶哼倒退了數步,有的修為差的甚至重傷倒地,而修為最高的騎士首領也嘴角溢血,葉缺冷冷的道:「記清楚我叫葉缺,就算魔殿不找我,我也會找上門的,現在可以滾了!」

接着抱起陷入沉睡的小女孩一個閃身直接消失在原地。

就在封神埤前,所有這次要來尋實的人全都被一層未知道的禁制給擋在了閃族聖地之外,而閱族的人可以任意的出意這個禁止了。

制想來也是他們那獨特的跳空能力,在這禁制之外,所有的隊伍全被閃族不停的攻學着,本來他們這些高手,但是閃族的人就是不和你硬碰,專搞暗殺!

偏偏閱族最著名的就是跳空能力,他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近身然後陰你一刀,再消失,許多成名許久的高手就敗亡在這裏也讓許多修為高深的人頭疼不已。

葉缺靜靜的看着這巨大的封神埤,許多密密麻麻的小字刻在也石埤上,從上面來說葉缺大概了解了這是一個達創天級頂峰的天界高手所煉的一個神器,而這個神人之境的高手是屬於道修一脈。

此人在這個星球上發現了這個地方靈氣充足,於是就此修鍊了起來,後來一個大魔頭在途經這個星球時發現了他欲吸納他的神源,於是與之大戰一場,最後雙雙力盡而亡,而在消亡之前,留下這個神器把他的功法刻在上面,望有德之人能破禁製得到這寶也能把他的功法留傳下去。

看完所有刻壓封神埤上的天界文字后,葉缺深吸一口氣后,緩緩的吐出一口濁氣,一個逃出天界破減的高手,卻是為了這個星球上的生命而選擇與魔頭同歸於盡的,不然以這個高手當時的修為就打不過,跑也不是問題,但是他卻憂心魔頭牽怒於星球上的其他生命,才會寧可死戰也不願。

「好一個心慈為民的道修前輩。」葉缺看風傲天對看了一眼,風傲天同樣懂得天界文,看完后風傲天嘆了口氣,對這個未謀面的道修前輩打從心中佩服啊。

「是啊!」葉缺按照埤上所著的法訣,打出了一連串的禁解禁法訣,后一道金色的光柱從巨石的頂端射了出來罩在葉缺頭上,一些不知名的金色字元出現在他的身旁,漸漸的融入他的身上。

這是要收復這個神器所要經過的一道程序,金的光芒罩住全身後,在識海內閉目的元神突然睜眼打出了他剛才所收取的禁製法訣,如果不能一連串的打出法訣,就會無法收取這件名為封神埤的神器了。

。玉姝的注意力頓時被吸引過來。

她想問問玉卿關於神樹的事,後來想想這應當是巫族的秘密,又按捺住沒說。

玉卿許是一個人待久了很孤單,有了玉姝陪伴后,像個小麻雀一樣嘰嘰喳喳不停。

玉姝對小姑娘一向溫柔耐心,兩人進了內殿一起聊天說話,玉卿還會圍著玉姝的肚子打轉。

……

《鳳臨朝》第1054章邢來 傅言收到沈初消息的時候,剛換完葯。

他回了消息,外面的楊同光走進來:「傅總,肇事司機的家屬想見您。」

傅言挑了挑眉:「不見。」

他看起來像是很有空的樣子嗎?

楊同光早就猜到傅言這意思了,「好,我現在就去回絕。」

傅言揮了揮手,毫不在意。

楊同光將傅言送回去公寓之後,給肇事司機的家屬回了電話:「對不起,趙太太,我們傅總說,一切都按法律程序走。」

「我知道是按法律程序走,可是傅總他能不能網開一面,就說我先生他並不是逃逸,他們商量過的,事後解決的!」

酒駕本來就很嚴重,對方還逃逸。

傅言當時車子翻了,是他自己從車子裏面爬出來的。

肇事司機看到他從車子裏面爬出來,直接開着車就跑了,想回去找人頂替自己,然而那個路段的監控那麼清晰,他也就只能在夢裏給自己找替罪羔羊了。

楊同光還是第一次聽到這麼無理的要求:「趙太太,您還是給趙先生請個好點的律師吧!」

「楊秘書!就算,就算傅總不願意這麼說,你能不能讓他出諒解書,我們可以賠償,賠三百萬,三百萬怎麼樣?」

「趙太太,我們傅總不缺這三百萬,抱歉,我要忙了。」

楊同光掛了電話,氣得臉色都青了。

這些話幸好不是傅言聽着了,不然那姓趙的,下場更慘。

當然,楊同光自然不會把這樣的話傳到傅言那邊去。

傅言也並沒有把那個姓趙的肇事司機放在眼裏面,他比較關心的是,沈初這一趟出差,是三天,還是五天。

沈初出差之前,原本以為自己加班加點,三天就能回去了。

然而工程有不少的問題,拖了拖,在B城這邊待了四天,她才在出差的第四天傍晚六點多坐上回去臨城的飛機。

這幾天沈初累得很,因為認床,睡眠也不好,飛機起飛沒多久她就睡過去了。

醒來的時候,飛機已經開始降落了。

沈初揉了一下太陽穴:「付秘書,降落了嗎?」

「沈小姐,飛機正在降落了。」

沈初點了點頭,低頭看了一下腕錶,已經快八點了。

飛機降落之後,沈初給傅言發了條信息。

付文佩去取行李,她握着手機,在接傅言的電話:「嗯,剛下飛機。」

「好,注意安全。」

「恩恩。」

掛了電話,沈初抬腿去找付秘書,剛走了幾步,就被一個男人喊住了。

「沈初!」

沈初回過頭,看着走近的男人,挑了挑眉,有些遲疑:「顧景文?」

顧景文笑了一下:「好久不見。」

沈初也笑了笑:「好久不見。」

她跟顧景文不是很熟,只是大家隔壁班的,偶爾一起上過大課。

沈初沒有跟他敘舊的打算,更何況,他們也沒什麼舊好續的。

不過對方就不是這麼想了:「你一直在臨城?」

沈初點了點頭:「是的。」

她應了一聲,付文佩拖着行李箱回來,看到她身旁的男人,也有些驚訝:「沈小姐。」

「我大學同學,顧景文,付文佩,我秘書。」

顧景文低頭看着沈初:「看來你畢業后成就不錯。」

「還好。」

沈初禮貌地應了一聲,一行人拖着行李箱往外走。

出了機場,顧景文問沈初要電話號碼和微信,沈初正想着拒絕,一道熟悉的男聲從一側傳來:「初初。」

是傅言。

。 又過了幾日,喬音去參加一個漫展。

喬音從車上下來時,差點被兩人跑過的小女生給撞倒。

「姐姐,對不起啊!」小女生吐著舌頭回頭道歉。

喬音笑笑才說要說不要緊,兩個原本跑過的小女生又倒了回來。

「姐姐,你長得好好看啊,能給我簽個名嗎?」

小女生不好意思,雙眼卻又亮晶晶地盯著喬音。

喬音覺得好笑,「簽名可以,不過我不是明星噢。」

等兩個小女生蹦蹦跳跳走進漫展后,喬音戴上口罩,不緊不慢地走向門口。

「甜甜,你看那個是不是喬音?」

跟在田甜身後給她提裙擺的女生忽然說道,「她也來漫展?是來湊熱鬧的吧!」

她們看著喬音走到一個工作人員身邊,跟工作人員說了什麼,然後被帶離現場。

「說不定是來兼職的,聽說漫展兼職一天有兩百塊,還包吃呢。」

田甜語氣裡帶著居高臨下。

「這世上能有幾個人像我們甜甜一樣,又有美貌又有才華啊!」跟在田甜身後的女生拍著她的馬屁。

田甜學的是原畫,之前把作品遞上去時,湊巧有一幅背景被一家知名的遊戲公司選上了。

而且她又有錢,再一運作,認識的人都以為她參與了這個遊戲的製作設計。

一吹兩吹,連田甜自己都相信自己是這個遊戲的原畫主創了。

她在幾個跟班的吹捧下,抬著下巴,像孔雀一樣抬頭挺胸走了進去。

「田甜!田甜!」

那邊正在點名,偏偏田甜為了好看,穿了一襲長裙走不快,等她在幾個跟班的幫助下跑到現場時,工作人員就有些不耐煩。

「要是不想上台,提早說一聲!」

田甜想要生氣,又強壓下來,「對不起,對不起!」

要不是為了能上電視,讓景深哥哥看到她,她早不幹了!

工作人員指著一個角落,「你就站在那裡,不要亂跑,等會兒主創人員到齊了,會有人喊你的。」

田甜憋著氣站在牆角,等工作人員一走,一個跟班走上來,小心翼翼地看她兩眼,「田甜,要不要我找人教訓她一頓?」

這種事,他們經常做。

「你傻啊!這會兒找人教訓了她,我還要不要上台了!」

她其實知道,像她這種小角色,恐怕也就這個工作人員記得她。

「等展會結束了,你再找人!」田甜臉色陰沉沉的,凡是得罪她的人從來都沒有好結果。

「甜甜,你今天這麼漂亮,還上了電視,陸公子一定能看到你的!」跟班連忙挑起田甜喜歡的話題。

田甜撩了撩頭髮,光今天這個造型,她就做了將近四個小時。

她求的就是能夠給驚艷到陸景深。

「你說,景深哥哥會喜歡我今天這個造型嗎?」

田甜身上穿的是一件及膝白色禮服裙,后擺很長,整體有些跟那天喬音穿的那件禮服裙有點相似。

就連妝容,也跟喬音那天的差不多。

「喜歡!肯定喜歡!今天這裡你是最漂亮的!」小跟班大力點頭,心裡泛酸,光是田甜今天早上做的這一次造型,用的錢都要比她半年的零花錢多了。

田甜看著鏡子里的自己,又想著那天被陸景深攬在懷裡的喬音。

她也覺得她這一身要比那天的喬音更好看。

要是上了電視,肯定會艷壓群芳,讓別人都變得灰突突,只能看到光鮮亮麗的她才對。

田甜站在牆角做著白日夢,喬音卻正在跟主辦方扯皮。

「音音,你怎麼就穿這身來了?」

喬音上下看看自己,白色T恤,淺藍牛仔褲。

「有什麼不對嗎?」

管理人看著喬音筆直纖細的長腿,有些羨慕,卻仍頭疼,「工作人員沒通知你,讓你好好打扮一下嗎?」

喬音想起通知她那個電話,似乎是提過讓她打扮得漂亮點。

「可我只是個畫畫的,又不是遊戲主角,用得著穿那麼好看嗎?」

「喬音!你真是——太暴殄天物了!」

管理人簡直心累。

她看著喬音巴掌大的小臉上,毛孔都看不到一個的白皙皮膚,還有那雙夢幻般的水霧大眼睛。

「你知不知道遊戲中的貂蟬就是按照你的長相去做的啊!」

「所以?」

喬音眨眨眼,瞬間明白了管理人的意思,可她仍裝傻。

「你就是貂蟬啊!音音!你不僅是遊戲原畫的主創,你還是遊戲主角人物的代言啊!」

「那代言費呢?」喬音伸出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