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Add Listing
  • You have no bookmark.

Your Wishlist : 0 listings

Sign In

「你們找死!」

柳無邪真的憤怒了,之前對他們還有些同情心,此刻看來,是他太仁慈了。

自己跟他們無冤無仇,為何要咄咄逼人。

一掌拍下,將數百人掀飛,柳無邪大手一抓,兩名男子直接出現在他手中。

金色度化術,強行穿過他們的魂海,進入其中。

正要度化,一股恐怖的詛咒之力,將度化術吸收的一乾二淨,竟然度化失敗。

柳無邪第一次遇到信仰之力失敗,他的大度化術,居然無法度化東域的修士。

「詛咒法則,一定是詛咒法則改變了信仰之力。」

天地道術,相生相剋,而大詛咒術,恰好又克制了大度化術。

領悟大詛咒術的人早就死絕了,大詛咒術要比大死亡術更加恐怖,必須要咒厄之體才能修鍊。

放眼天下,咒厄之體可謂是少之又少,甚至說壓根就沒有。

度化失敗,兩名男子張牙舞爪,欲要跟柳無邪同歸於盡。

一掌將他們掀飛,柳無邪並未下殺手。

擊飛他們之後,柳無邪繼續上路,度化術失敗,意味著他在東域想要尋找赤腳老人,難於登天。

逃過這一劫,柳無邪接下來小心很多,不敢輕易打聽赤腳老人的下落。

就算這樣,也經常遭到襲擊,他的畫像還有他的氣息,早已傳遍整個東域,主要是去往有人的地方,就能被發現出來。

主要是柳無邪身體裡面詛咒之氣跟東域修士完全不同。

東域的修士身體裡面詛咒之氣濃郁,而柳無邪身體裡面的詛咒之氣稀薄,而且充斥另類的氣息,很好分辨。

穿過一重重山峰,柳無邪進入東域核心地帶,這裡地勢較為開闊,由十八峰組成一座超級峰城。

沒錯,就是峰城。

利用十八座山峰,相互連接在一起,構造出一片完整的大城。

十八峰緊挨在一起,像是十八兄弟,每一座山峰建造大量的橋樑,跟旁邊的山峰連接在一起,上面人流如織。

每一座山峰都不在通天峰之下,上面居住大量的人族。

「魔氣,好濃郁的魔氣。」

柳無邪站在遠處,沒敢靠近,從空氣中撲捉到恐怖的魔氣。

魔氣翻滾,十八峰之中,竟然還有一座山峰上居住大量的魔族,這讓柳無邪很是吃驚。

自古以來,人族跟魔族一直都是勢不兩立,不可能共存。

但是在東域,打破了這個平衡,人族跟魔族,居然共存生活在一起,這很不符合邏輯。

想到這裡是詛咒之地,柳無邪又是一臉釋然。

進入東域之後,都會遭

到詛咒之氣的侵蝕,不論是人,還是魔,以及妖,他們的體內,早已被詛咒之氣霸佔,已經不分彼此。

既然無法離開東域,那就共同經營好東域這個大家庭。

恐怖的魔王,穿梭於橋樑之上,周圍的人族紛紛避開,似乎不願意跟魔族打交道。

雖然共存,不代表可以友好往來,僅僅是相互共生而已。

「有辦法了,既然化身人族無法混入人群之中,那我就化身魔族,這樣方便行事跟打聽消息。」

柳無邪眼前一亮。

經過他剛才反覆打量,發現魔族身體裡面的詛咒之氣,沒有人類那麼恐怖,應該是被魔氣給掩蓋了,並不代表沒有詛咒之氣,只是看起來沒有人族那麼恐怖。

太荒世界早就蘇醒了魔界,柳無邪想要模仿魔族,倒不是很難。

立即調動太荒魔氣,布滿周身。

頓時間!

柳無邪周身散發出恐怖的魔氣,將整個人包裹起來,果然掩蓋了人族氣息。

換了一套衣服,柳無邪大搖大擺的進入十八峰城。

高聳入雲的山峰,經過無數年開採,上面很多地方早就被打開,出現一個又一個平台,建造大量的屋子。

這裡的屋子,跟開始柳無邪遇到的還有些不同,有些有門有窗,有些還是從屋頂開一個洞口。

那些普通人,只能住在籠子裡面,將屋子建造在懸崖峭壁之上。

十八峰排列很奇特,像是一個六角形態,正中的位置,三座山峰屬於主峰,住著人族最多,裡面人流摩肩接踵,倒也是一派繁華盛世。

除了天空是紅色,他們體內擁有詛咒之氣,跟中神州並無不同之處。

人人都在修鍊,爭取打破這片天地束縛,離開東域。

因為東域到處都是山峰,導致東域的資源非常的豐富,這裡的修士等級,絲毫不在中神州之下。

主要是這裡爭鬥明顯沒有中神州那麼強烈,人人修武,每天與天地抗爭,加上詛咒之氣的影響,每個人戰鬥力極為彪悍。

人流太多的地方柳無邪不敢去,人族跟魔族還是有些隔閡,除了那座魔峰之外,其他山峰很少看到魔族痕迹。

柳無邪目標先前往魔族,試探性打探赤腳老人下落。

也許魔族對赤腳老人不會那麼敏感,不像是人類,反應那麼強烈。

進入魔城,偶爾零星能碰到幾個人族,九成九都是魔族,各個氣息強大。

尤其是那些魔王,跟人類地玄境一樣,走到哪裡,都備受關注。

至於魔皇,那可是堪比人類天玄境,很少遇到,估計都在默默修鍊。

柳無邪沒有著急打聽,先熟悉一下東域的環境,摸清楚這裡的狀況之後再作打算。

魔族沒有客棧,柳無邪只能找到一座破屋子住進去。

踏入破敗的屋子,好幾道目光刷的一聲看向柳無邪。

除了他之外,屋子裡面還有幾尊魔族,應該跟柳無邪一樣,暫且在這裡度過一段時間。

柳無邪目光掃過屋子裡面幾名魔族,奇怪的是,他們身上的魔氣不是很濃郁,而且身體裡面還有人族的氣息。

每一頭魔族看向柳無邪的時候,流露出驚恐之色,似乎不願意柳無邪住進來。

就算是高級地玄境柳無邪都不懼,何況是一些低等魔族,自然不放在眼裡。

沒有理會他們,目光繼續巡視,在屋內一處角落,竟然還捲縮著一個瘦小的影子。

凍的瑟瑟發抖,應該是生病了。

柳無邪走了過去,總覺得這個瘦小的影子有些不尋常,說不出來。

「你沒事吧!」

蹲在瘦小影子身旁,柳無邪小聲的問道。

瘦小的身影艱難的坐起來,露出一張清秀的面孔,讓柳無邪很是驚訝,這明明是一張人類的面孔,為何身體裡面沉澱恐怖的魔氣。

柳無邪雖然化身魔族,多少偽裝了一下自己,比如面目,做了一些修飾。

奇怪的是,坐起來這個瘦弱的年輕人,居然生長一張及其標準的人族面孔,而且還非常的俊俏。

「我沒事,老毛病了。」

瘦弱的年輕人艱難的擠出一絲笑容,背對著牆壁,大口喘著氣,看來身體很難受。

「你不是魔族?」

柳無邪好奇的問了一句,眼前的瘦弱年輕人,跟魔族完全扯不到一起去。

「是也不是!」

瘦小男子露出一絲苦笑。

「魔族跟人族的結合體!」

柳無邪算是明白了。

很多人族跟魔族之間產生了感情,生下來的孩子不人不魔,柳無邪在南域的時候,地下世界就遇到過很多人魔結合體。

他們活下來概率很低,也就是那個時候,認識了簡杏兒。

那些僥倖活下來的,也不人不鬼,既不是魔族,也不是人族。

在魔族之中,他們就是另類,不會被魔族接受。

在人族,他們就是魔族,異類,更不允許他們生存。

人類喜歡稱之這種叫邪魔,魔族稱之他們為歪魔。

邪魔外道,就是形容他們。

「我叫天無蒼,不知道閣下怎麼稱呼。」

身體可能舒服了很多,瘦小青年自報姓名,朝柳無邪問道。

「古玉!」

柳無邪用了古玉這個名字,他的名字已經在東域傳開,這時候要是說出真名,很快惹來無數人追殺。

不是柳無邪有意隱瞞,沒找到赤腳老人之前,還是隱去自己的真名,以免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原來是古兄,你也是人魔結合體吧!」

天無蒼看向柳無邪,竟然看出柳無邪不是純正的魔族。

「何以見得?」

柳無邪當然不會承認,而是反問道,他隱匿的很好,就算是那些強大的魔族,都無法發現他的真正身份。

「如果不是人魔結合體,怎麼會住在這種地方,像我們這種人,既不受魔族待見,人族也排斥,就像是陰溝裡面的老鼠,無處藏身,只能躲在這些破敗的屋子裡面,平常都不敢出去。」

天無蒼並沒有發現柳無邪真正身份,住進如此破敗的屋子,肯定不是純正的魔族。

如果是純正的魔族,自然能分到自己的房屋,享受魔族待遇。

柳無邪點了點頭,住在破敗屋子裡面其他幾名魔族,跟天無蒼一樣,都是人魔結合體。

難怪看到柳無邪進來,流露出敵意,因為柳無邪身體上面散發出極強的魔氣,純正無比。 幾十個絕色的少女,讓這個地方的景色好似都變美了不少,本是很美好的一幕,若是一般男子來到這等地方,會恨爹媽少生了幾雙眼睛。

Prev Post
「謝謝你,凱恩。」
Next Post
少裝逼,養生的很。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